郭峰个人学术主页
Home Page for Prof. Feng Guo
Contact Information

郭峰

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

邮箱:guo.feng@mail.sufe.edu.cn; guofengsfi@163.com  

地址: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777号上海财经大学凤凰楼521室(邮编:200433)


Feng Guo

School of Public Economics and Administration,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

Email:guo.feng@mail.sufe.edu.cn; guofengsfi@163.com

Address:Room 521, Fenghuang Building, No.777, Guoding Road, Shanghai,China,200433.

其他非匿名审稿文章

郭峰,2017,《辉山乳业违约启示录:以银行不良贷款披露为视角》,《澎湃新闻》,3月31日。

郭峰,2017,《P2P资金存管前景尴尬》,《澎湃新闻》,2月24日。

郭峰,2016,《支付牌照数量应由市场竞争决定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12月6日。

郭峰,2016,《从“熟人借贷”的困局看P2P监管的悖论》,《澎湃新闻》,11月25日。

郭峰,2016,《P2P网贷的直接信用关系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9月27日。

郭峰,2016,《P2P平台的隐形门槛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9月13日。

郭峰,2016,《还要强调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吗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9月6日。

郭峰,2016,《敲打地方金融冒险》,《澎湃新闻》,8月28日。

郭峰,2016,《地方政府干预金融的逻辑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8月30日。

郭峰,2016,《P2P监管要避免相互扯皮》,《澎湃新闻》,8月25日。

郭峰,2016,《P2P的监管要实现激励相容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8月23日。

郭峰等,2016,《数字技术推动的普惠金融:地区间差异缩小》,《澎湃新闻》,8月23日。

郭峰,2016,《P2P监管要全国统一》,《澎湃新闻》,8月21日。

郭峰,2016,《互联网金融:改变生活与金融》,《时事资料手册》,第3期,第10-13页。

郭峰,2016,《进一步完善P2P网络借贷行业的自律管理》,《金融博览·财富》,4月15日。

郭峰,2016,《行业协会不能成为P2P平台背书工具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4月12日。

郭峰,2016,《私募基金的公募化为何无人监管》,《上海观察》,4月8日。

郭峰,2016,《互联网金融协会该怎么定位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3月29日。

郭峰,2016,《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应提高覆盖率》,《上海观察》,3月26日。

郭峰,2016,《信用卡的“合法暴利”合理吗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3月15日。

郭峰,2016,《再论经济增长目标制定的逻辑》,《澎湃新闻》,3月5日。

郭峰,2016,《谎报身高的学问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2月23日。

郭峰,2016,《同情P2P创业失败者会成为一个罪过吗?》,《上海观察》,2月19日。

郭峰,2016,《5斤鸡蛋一个账户的普惠金融靠谱吗?》,《澎湃新闻》,2月18日。

郭峰,2016,《打击非法集资,理顺权责当为第一要务》,《澎湃新闻》,2月6日。

郭峰,2016,《该为P2P中央数据库鼓掌吗》,《上海观察》,1月28日。

郭峰,2016,《P2P监管办法的难言之隐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1月26日。

郭峰,2016,《风险自担不是P2P平台万能挡箭牌》,《上海观察》,1月22日。

郭峰,2016,《三万元罚款管得住P2P平台?》,《澎湃新闻》,1月6日。

郭峰,2015,《P2P“负面清单管理”名不副实》,《澎湃新闻》,12月31日。

郭峰,2015,《P2P平台的四个出路》,《澎湃新闻》,12月30日。

郭峰,2015,《财政下行期间应关注区域性金融风险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11月17日。

郭峰,2015,《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应专责监管》,《腾讯财经》,10月12日。

郭峰,2015,《作为信贷扩张器的土地财政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9月1日。

郭凯、郭峰、王乾筝,2015,《完善网贷行业监管的几点政策建议》,《中国征信》,第8期。

郭峰,2015,《P2P平台的风险准备金是空手套白狼吗?》,《澎湃新闻》, 6月18日。

郭峰,2015,《P2P平台担保的合理性边界在哪》,《澎湃新闻》, 6月8日。

郭峰,2015,《P2P平台的退出机制,难道只有跑路或跳楼?》,《澎湃新闻》, 5月26日。

郭峰,2015,《村镇银行设立应量力而行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5月26日。

郭峰,2015,《网贷监管:在理想和现实中纠结》,《澎湃新闻》,5月19日。

郭峰,吴雨珊,2015,《关于网络借贷监管政策的13条建议》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 5月13日。

郭峰,2015,《互联网金融不适合交给地方监管》,《腾讯财经》,5月7日。

郭峰,2015,《限制城市化才是环境污染罪魁祸首》,《腾讯财经》,3月2日。

郭峰,2014,《跳广场舞的大妈与中国经济去实体化》,《上海观察》,10月4日。

郭峰,2014,《稀缺资源分配的几种机制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9月2日。

郭峰,2014,《地方政府为何青睐互联网金融》,《上海观察》,8月8日。

郭峰,2014,《经济适用房寿终正寝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8月5日。

郭峰,2014,《互联网金融需要“互联网媒婆”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8月1日。

郭峰,2014,《存款准备金等数量型工具已不合时宜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7月25日。

郭峰,2014,《银行网点还能活多久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7月17日。

郭峰,2014,《世间已无“小岗村”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7月1日。

郭峰,2014,《将限购进行到底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5月13日。

郭峰,2014,《“房叔”算盘是否有错打时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5月8日。

郭峰,2014,《官方房价涨得慢是因数据造假吗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5月6日。

郭峰,2014,《从政策文本看我国房市调控史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4月29。

郭峰,2014,《鼓吹房地产“市场化”将导致官商勾结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4月17日。

郭峰,2014,《推动“以房为中心”的住房普查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4月9日。

郭峰,2014,《互联网金融应得到监管而非扼杀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4月2日。

郭峰,2014,《我为什么支持开征房产税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3月26日。

郭峰,2014,《趣评政治学与经济学异同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3月25日。

郭峰,2014,《土地财政依赖症难解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3月20日。

郭峰,2014,《什么决定房价,如何判断房地产泡沫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3月18日。

郭峰,2014,《互联网金融:政学商共奏交响曲》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 3月17日。

郭峰,2014,《棚户区改造不能顶保障房的缺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3月12日。

郭峰,2014,《互联网金融要鼓励发展并适当监管》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 3月10日。

郭峰,2014,《经济增长目标制定的逻辑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3月7日。

郭峰,2014,《经济增长处处有“陷阱”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 3月4日。

郭峰,2014,《小产权房僵局难解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3月4日。

郭峰,2014,《警惕“楼市崩盘论”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2月25日。

郭峰,2014,《地价和房价:鸡生蛋还是蛋生鸡?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2月19日。

郭峰,2014,《家庭规模小型化刺激住房需求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2月18日。

郭峰,2014,《购房不存在“刚性需求”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2月13日。

郭峰,2014,《保障房就应该既小又憋屈》,《腾讯财经·评天下》,2月10日。

郭峰,2014,《女性学历高推高房价?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1月28日。

郭峰,2013,《需要的是金融业民主化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7月16日。

郭峰,2013,《经济统计体制须与市场俱进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 6月25日。

郭峰,2013,《中国式房价收入比》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 6月24日。

郭峰,2013,《保护耕地谁最得益?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5月28日。

郭峰,2013,《高房价不能怨央行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5月7日。

郭峰,2013,《“婴儿潮”支撑了中国住房“刚需”?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4月23日。

郭峰,2013,《莫让“社会融资规模”成为金融创新的绊脚石》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 4月15日。

郭峰,2013,《中国会不会出现“底特律”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4月9日。

郭峰,2013,《房地产调控应做到“激励相容”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4月2日。

郭峰,2013,《房地产调控应扬弃“相机抉择”思维》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4月1日。

郭峰,2013,《“流民社会”中的异地限购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3月26日。

郭峰,2013,《二手房税收调控是“懒政”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3月5日。

郭峰,2013,《城镇化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而非原因》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2月4日。

郭峰,2013,《进城和上楼》,《上海证券报》,1月30日。

郭峰,2012,《货币供应量已不适合作为货币政策中介目标》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12月10日。

郭峰,2012,《应逐步废弃贷存比监管指标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12月4日。

郭峰,2012,《央票难堪大任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10月16日。

郭峰,2012,《金融创新削弱存准率效力,促货币工具改良》,《东方早报·上海经济评论》,9月11日。